轻一点啊弄死我了 黑人大哥不顾我的疼痛进入了

  “真是个贪婪的娘们,存心不让老子休息啊?要吃你自己吃,老子可是要补过大觉,昨晚上跟我对门的香姐搞了半夜,今天又和你们两个娘们搞了半天,老子就算是铁人也受不了啊!”刘高拍着吴文芳准备坐到他身上来的大pi股,不让她得逞。
  擦,柳下惠坐怀不乱有什么了不起,老子还不让美女坐怀了。
  李小青头枕上刘高的大腿,仰着脸厥着嘴讨吻。
  刘高当然不会拒绝这位被自己征服的冰山美人,俯下身去重重地吻了她一记,李小青就满意地躺到另一边乖乖休息了。
  “老公,我也要你的吻!”吴文芳蹭过来,闭着眼也要讨吻。
  刘高伸脚尖往她那幽深的峡谷处一碰:“贪婪的婆娘,等下我躺着任你自己吃,现在急个什么?”
  吴文芳还是不饶他,趴下身子去,隔着他的裤子啃了几口,再伸脚过来不停的搓着,搓着……
  刘高无奈啊,怎么自从跟杨二嫂弄过之后,想要休整一天都没有机会呢?老子真他娘的是一个容易受伤的男人,难道是杨二嫂为我开光,开启了我的绝世桃花运了?
  不想理吴文芳,可是下面的兄弟却很配合吴文芳,没被搓几下就慢慢立了起来,顶得他的裤子都要被洞穿了。
  吴文芳非常得意自己的伟大成绩,越搓越来劲了,刘高都被她整得呼吸又开始急迫起来,她则媚媚地盯着他,电眼频闪地说:“大坏蛋,我看你能忍得住多久?”
  “贼婆娘,你再搓老子,老子等下开了你的后门。”刘高虽然没有尝过开菊花的滋味,可是看欧美爱情动作片时,几乎是很少看不不走后门的,而亚洲的爱情动作片,很少能看到走后门的。虽然说亚洲爱情动作片比较有情调,可是那漫长得令人阳wei的qian戏,实在太蛋疼了。
  尤其是看日本爱情动作片,各种道具齐全,嗡嗡嗡嗡地震个半天,一排男人还好,单个男人的话,震了半天,再与女人互相舐了半天,最后的走入正题竟然才几分钟,让人看了哭笑不得。而一排男人的爱情动作片里,竟然也还需要辅助道具,我勒个去,以众凌寡也不是这么凌的啊?
  这就好比几名壮汉要去干掉一个手无寸铁臂无半量力的老阿婆,竟然还要挂着沙漠之鹰扛着AK47一样,你能看得出有多么恶心来吗?哥几个弄一个女人,一个个猛虎一样扑上去表演多好?大不了下了马休息一会再扑上去。天天整个震动的道具在那里弄啊弄的,是个真男人都会看得心里发急,吊胃也不用这么个吊法吧?
  还有,岛国爱情动作片里的师生情,女老师总是很萝莉,而男学生总是很大叔,如此目无王法滴挑战我们的目光与智商,叫我们情何以堪啊?
  国产的爱情动作片为毛总是那么不堪入目呢?尼玛伤不起啊!虽然港台那些三ji片中总是美人儿guang溜溜地骑在连裤子也没脱的男人身上叫啊搓啊的令人喷饭,但是好歹人家女主的身子还有撸点,故事情节也很有撸点……
  咳咳……扯得太远了,刘高收回散发出去老远的思绪,回归到吴文芳的菊花问题上来,他一起这念头,还真就惦念起能尝一尝菊花的滋味来了。
  吴文芳听得刘高说要开她的后门,自然是心里一慌,这事她可没尝试过,虽然有时也好奇,可是这毕竟没能令她有献出菊花的想法。在亚洲人的观念里,菊花是旁门左道,很少有人能够接受的。
  “大坏蛋,你可不能那样欺负人家哦,如果你真的想走后门,你也应该去找西欧大洋马来骑才行啊,你那东西那么大,谁受得了你的啊?”吴文芳不依地说。
  刘高一拍大腿,叫道:“对啊!如果我能有机会遇上欧洲的女人,一定非尝一尝不可,可是,我看我这辈子连见那些外国女人的机会都没有啊,唉——”他叹起了气来。
  李小青这时说道:“其实想见个外国女人也并不是很困难啊!只要你有钱就行,咱们县城的一家酒店里就有俄姐,嘿嘿,我就亲眼看到过三个俄姐,一个个又高又大,个子可以顶得你两个,我怕你骑不住她们啊。”
  “我们县城里就有俄姐?真的假的啊?”刘高一脸向往地问道。
  “当然有,只要你有胆量有钱,就可以去试一试,俄姐要价很高,最低八百元,你自己看喽!”李小青很内行地说道。

随机推荐

分类索引